分類彙整:妨害家庭

Unbearable third party in the marriage

無法忍受婚姻中有第三者的她提出了妨害家庭罪

Unbearable third party in the marriage
淑琪和志昇五年多的婚姻走得非常地不開心,
淑琪深知志昇早在幾年前就背著她搞了婚外情多年,
儘管志昇始終否認自己沒有外遇,但淑琪依然堅持著她的看法,
因為每當志昇要去見小三的那個晚上,都會特別再去洗一次澡,
這對於不愛乾淨的志昇來說,是非常反常的一件事情,
直到過年除夕吃飯的時候,志昇忽然說想和大哥介紹自己的小三,
這才讓淑琪勃然大怒,什麼時候志昇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地做這種事情了?
淑琪將自己長久以來蒐集到的外遇證據一一地擺在志昇面前,
這些長年累積的有力證據都成為了妨害家庭罪成立要素,
並揚言要向小三提告妨害家庭罪,要志昇好好地想清楚,
畢竟兩人之間始終還夾著一個即將要出生的孩子,
若志昇要在這時把小三給扶正,淑琪就會以妨害家庭的理由威脅志昇。

At the age of sixteen she was in love

正值十六歲的她為了愛而恐涉及妨害家庭罪

At the age of sixteen she was in love
目前還在就學中的十六歲梁姓女子因為喜歡上已婚的撞球店店長,
展開了無所不用其計的猛烈攻勢,使得撞球店店長十分地困擾,
撞球店店長的老婆得知梁姓女子這號人物後,
便非常憤怒地揚言要控訴梁姓女子涉及妨害家庭罪,
但梁姓女子始終不認為自己有做了什麼妨害家庭的行為,
甚至還變本加厲地更肆意妄為,
使得撞球店店長一家不得不報警處理,
雙方都到了警察局時,梁姓女子的家屬不斷地向店長一家道歉,
甚至還不斷地拜託不要讓梁姓女子有任何妨害家庭等罪刑的案底,
最後,撞球店店長一家也看在梁姓女子還未成年的情況下,
而向梁姓女子家屬達成了和解的協議。

Who had committed herself against her fault

曾經犯下妨害家庭過錯的她

Who had committed herself against her fault

年輕俏麗又時常被搭訕的劉小姐曾經被以妨害家庭罪起訴,
原本以為感情生活順遂的她無意間成為了他人眼中的婚姻第三者,
曾如此深愛的那個人竟然已有了老婆和小孩,
一時之間,她也無法接受自己怎會真的有妨害家庭的過錯,
直到她親眼看見了那個人的原配如此痛苦又傷心的模樣,
她才終於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不該做的錯誤,
過了許多年後,她才徹底地原諒自己曾經犯下了妨害家庭的過錯,
但她也透過了這段慘痛經驗後,使得她更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